复制成功
  • 图案背景
  • 纯色背景
luckyhxy

上传于:2015-04-27

粉丝量:175

该文档贡献者很忙,什么也没留下。



商代牛觥

下载积分:100

内容提示: 商代牛觥 摘要: 商代牛觥是商晚期青铜盛酒器, 1977 年 11 月在衡阳市蒸水北岸包家台子出土。 包家台子南距辖神渡约 1000 米, 东西长约 200 米, 南北宽约 100 米, 高出周围地面约 1. 5 米。 其时, 牛觥埋在深约 1 米的黑褐色土中, 头部东向, 周围未见 . . . 商代牛觥是商晚期青铜盛酒器, 1977 年 11 月在衡阳市蒸水北岸包家台子出土。包家台子南距辖神渡约 1000 米, 东西长约 200 米, 南北宽约 100 米, 高出周围地面约 1. 5 米。 其时, 牛觥埋在深约 1 米的黑褐色土中, 头部东向, 周围未见墓葬痕迹, 当为部落首领或长老在一场祭祀天地、 祈求平安的祀典后深埋在台...

文档格式:DOCX| 浏览次数:26| 上传日期:2015-04-27 19:54:46| 文档星级:
商代牛觥 摘要: 商代牛觥是商晚期青铜盛酒器, 1977 年 11 月在衡阳市蒸水北岸包家台子出土。 包家台子南距辖神渡约 1000 米, 东西长约 200 米, 南北宽约 100 米, 高出周围地面约 1. 5 米。 其时, 牛觥埋在深约 1 米的黑褐色土中, 头部东向, 周围未见 . . . 商代牛觥是商晚期青铜盛酒器, 1977 年 11 月在衡阳市蒸水北岸包家台子出土。包家台子南距辖神渡约 1000 米, 东西长约 200 米, 南北宽约 100 米, 高出周围地面约 1. 5 米。 其时, 牛觥埋在深约 1 米的黑褐色土中, 头部东向, 周围未见墓葬痕迹, 当为部落首领或长老在一场祭祀天地、 祈求平安的祀典后深埋在台地中央的。 该牛觥长 19. 8 厘米, 高 14 厘米, 壁厚 0. 2 厘米; 作水牛形, 昂首, 双角扁平弯曲, 角下有耳, 双眼凸出, 腹部浑圆, 四足分立, 蹄足矮而粗壮, 垂尾。 牛觥以头、 背为盖, 颈为器之流; 盖顶施一立虎提钮, 虎头前探, 虎尾平直, 尾端微翘, 盖后背突起一棱。 器身通体装饰, 以云雷纹为地纹, 以凤鸟纹、 夔龙纹、 兽面纹等为主纹。 牛尊两侧腹部各施一长尾凤鸟纹, 前后自牛觥前胛至臀尾部, 上下自觥口沿至牛觥前后腿上部; 凤鸟昂首挺立, 凤眼圆大有神, 喙呈直角下折,头羽向后飞扬, 凤尾向上弯曲; 牛腹中部施一卷曲龙纹, 巧妙地填补了凤鸟头尾间的空白。 牛颈下前胸中施竖棱, 两侧施对称夔纹, 下端为兽面纹。 牛尾椎部施一浮雕牛头状兽面纹, 尾中段施窃曲纹, 下端饰羽状纹。 盖顶背部为兽面鱼身主纹, 鱼尾直抵牛首, 两边辅以云雷纹。 牛觥翠绿如玉, 造型敦实凝重, 制作极为精细, 盖、 身相连的曲线自然流畅; 通体装饰, 纹饰精美, 构思严谨, 布局有序,主纹与地纹相互映衬, 繁缛而不杂乱。 主纹中的凤鸟纹、 夔纹、 兽面纹以及立虎提钮, 无不透出一种力的神秘与震慑, 具有明显的商晚期中原青铜文化的特点。而牛觥无论是器形还是尺寸比例, 都极为写实, 与中原文化倾向象征和图案化明显不同。 牛觥的整体造型敦实中不失精巧, 凝重中透出秀丽, 当为中原文化与土著文化结合的杰作。 马承源先生主编的《中国青铜器》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8 年出版) 称: “觥出现于殷墟晚期, 沿用至西周早期, 有圈足和三足、 四足鸟兽形之类。 由于出现 的时间不长, 数量也不多。 ” 衡阳包家台子出土的这件青铜牛觥确为商代晚期觥形酒器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不仅如此, 商代牛觥的出土, 揭示了中原商文化在衡阳及湘南地区传播的历史事实, 为研究衡阳早期历史提供了珍贵的物证, 在一定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开启衡阳商周时期历史之门的一把钥匙, 并成为终结“商文化未过长江” 这一历史误解的重要佐证之一。 正因为如此, 商代牛觥一经出土,立即引起国内文物考古界的高度重视。 1985 年, 商代牛觥入选《湖南历代文物精品展》 赴香港地区展出; 1990 年入选首届《中国文物精华展》 在故宫博物院展出。 1994 年 12 月, 经国家文物局专家组鉴定, 确认为一级文物。 必须指出, 很长一段时间, 该器物并不叫“牛觥” 。 关于其定名, 有一个对文物逐步认识的长期过程。 1977 年该器物出土时定名为“牺尊” , 腹部的主纹认定为“龙纹” (见《文物》 1978 年第 7 期《湖南衡阳市郊发现青铜牺尊》 ) 。尊是容酒器。 所谓牺尊, 是兽类尊的泛称。 20 世纪 80 年代初, 衡阳市博物馆在北京徽章厂定制了一批“牺尊” 纪念章, 观众花 1 角钱即可购得 1 枚。 上世纪80 年代后期, 笔者在筹办文物展览时, 在文字说明中将其更名为“牛尊” 。 1990年, 笔者送 《中国文物精华展》调展文物赴长沙, 所编制的文物清册中亦称为“牛尊” , 被《中国文物精华展》 采纳, 其后出版的《中国文物精华(图录) 》 中“商代牛尊” 赫然在目, 然文字说明仍称“主纹为夔龙和羊纹” 。 后来在对馆藏文物的鉴赏研究中, 笔者认识到, 尊是大型和中型容酒器, 而“牛尊” 器形明显偏小;此外, 尊作为容酒器, 无论是有肩大口形尊、 觚形尊还是鸟兽类尊, 均没有流 (指器内液体所由流出的部位) , 而“牛尊” 有流。 所以笔者 1995 年初在为国家文物局编辑出版的《中国青铜器(图录) 》 中的衡阳青铜器撰写条目说明和编制衡阳市博物馆一级藏品档案以及稍后发表的相关文章和著作《城邑沧桑》 中, 均明确“牛尊” 为觥形酒器, 而器物描述中的“上下自觥口沿” 实际上已将其认定为“觥” 。 与此同时, 笔者通过认真考究比对, 认定其腹部主纹为典型的“长尾凤鸟纹” , 且风格特点与中原同类纹饰无异, 从而纠正了 过去认为其腹部主纹是“龙纹” 的失误。 2011 年, 由衡阳市文化局局长李安元主编、 衡阳市博物馆编辑出版的《岁月衡阳—衡阳博物馆馆藏文物精选》 正式称为“商代牛觥” , 距其出土已过去了 34 个春秋。 然而, 马承源先生主编的《中国青铜器》 曾明确说过:“觥, 盛酒器。 真正器名尚不可知, 称觥是约定俗成。 ” 同时列举了 古代文献、金石大家的见解以及出土文物映证。 由是, “牛觥” 是否是该器物的最终定名,尚难断定。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您选择了以下内容